快捷搜索:

但一下子我就要每天成捆成捆地把那么多钱分发出去,财务科那个大姐多大了

来源:http://www.nhdnug.com 作者:幽默笑话 人气:102 发布时间:2019-12-16
摘要:昨天,一个新来的同事问我:财务科那个大姐多大了?结婚了吗? 【付款】 王磊在他们单位成了第三类人,属于得罪局长又想往上爬的极少数个体,之前也有个同事,不过他已经退休了。

  昨天,一个新来的同事问我:财务科那个大姐多大了?结婚了吗?

【付款】

王磊在他们单位成了第三类人,属于得罪局长又想往上爬的极少数个体,之前也有个同事,不过他已经退休了。

  我问他为什么关心这个?

        在厂里支付甘蔗款,往年从来没有要财务科的人去做的,都是农务科停榨时期下乡宣传发动群众种植甘蔗的人员来做这个蔗款兑付工作。当时,财务科才6个人,各种款项往来,各种账单账簿,各种日常开支,各种银行贷款,每个月的各种报表等等,财务科基本已经一个萝卜几个坑。但我到财务科,事先没有跟已经在厂里干了20多年财务的老科长说一声,而且厂里还要的是一个有正规文凭的人。老科长大概在想,是不是几年来自己在厂领导面前,在县财政局、审计局人员面前说话比较放肆,已经被这帮人记恨了,要准备削弱自己在这个厂这个位置的权力。听几位大姐说,本来老科长想培养的是和他同街坊的一位姑娘,平时有什么疑难问题,他都特意先教给这位姑娘,但这位姑娘的知识和能力又得不到众人的认可。现在,忽然杀出个我这样不明来路的人,他只好发挥自己的威力,先把我凉着。到了榨季人人都忙了,让我一个人闲着也不是事,就破例让我和农务科的姐姐们一起去支付甘蔗款。

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过了,王磊自己也能觉察出来,之前自己给领导交个文件,改两次就能过关了,而且还会跟他说怎么改才好。最近,他所在科室要计划组织一个专项行动,科长让他拟了个行动方案及预算,科长也看过了,就让他去办公室把关后递交给李局长审阅。王磊把文件交给了办公室,三天也没有反馈,他着急了就去办公室催问,被告知财务科对他的预算有异议,让他去财务室说明一下情况。王磊憋住了心里的那口气,就去了财务处,被财务处的大姐问了个底朝天,说预算稍微有点超支,单位有点吃紧,让他再回去和科长商量下。

  他说:我去报销,当时财务科里就我和她两个人,她让我寂寞的时候去找她。

        每天上午,我们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到财务科领现金支票,然后等车去银行领钱。我们在银行领到两大箱现款后,就拉到甘蔗过磅房旁边的付款房来进行付款工作。房子蛮大,大概有50多平方。靠着一边山墙,一个齐胸高的柜台围在那里,足有七八米长,转到柜子后面,又看到和普通桌子一样高的一层柜台,原来外面高的一层,是挡着排队领钱的人等候数钱用的,有一尺多宽的柜面,里面矮下来的一层就成了付款人员的操作台了。虽然每天只有20多万,有时甚至只有十几万,但我们每天还是要两个组来给蔗农付款。

王磊吃了一肚子闷气,没地方说理,把情况跟科长反映了下。科长只好单独跑了一趟,跟办公室和财务科说这个方案是自己阅定的,而且仔细计算过,两个科室就在文件处理单上爽快的签了字,然后科长去找李局长就顺利签字同意了。

  今天,他被财务大姐臭骂了一顿,原来大姐说的是季末。

        蔗农把甘蔗拉进厂后,大多数还不能当天就能领取甘蔗款。等称重过磅后领取过磅单回去,还要经过联络员(蔗区分片管理种植、收获调配信息的人员)审核是否有拖欠蔗种的款项等,有时还有村里的各种摊派款项。虽然这样,开榨几天后,我们的付款房就开始天天挤满了排队领取甘蔗款的蔗农。我们每天从银行领得现款回来,都要受到数百人挤在付款房前面夹道欢迎我们抬着钱进付款房。

之后,这个行动的事情除了让王磊干点劳力活儿,其他需要领导点头的事情,科长都安排给其他同事去处理了。王磊郁闷了,但也没办法马上就改变局面,在科室呆着,大家也不太愿意跟他说话,一天到晚他也没什么事,这一段时间他没有存在感了。每天去科室,还是干起了当年刚到单位那会儿的事情,打扫打扫卫生,浇浇花什么的。

        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了,我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多人拥挤到我的身边来的情景,而这些蔗农们还用着着急催促的眼神看着我。更重要的是,从出生以来,我还没见过那么多钱。每扎一百张,十扎做一捆,一次就去拉十几捆来分发给这些人。特别是那十块钱一张的,我一年的工资都不到一扎,十年的工资都不得一捆,但一下子我就要每天成捆成捆地把那么多钱分发出去,万一不小心发错了……。忽然想到,以前,我也和别人一样,看见钱就会兴奋起来,不管和自己有没有关系。现在,要天天看见很多钱了,却一点都不兴奋,反而害怕起来了。当银行柜员叫我去清点那堆在桌子上像一座小山一样的一堆钱,我感觉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爬的,那可不是钱山,分明是火山。从银行来到付款房,我一句话都没说,我的搭档几次用她那美丽的丹凤眼盯着我,可我想的是要以怎样的小心,把每一笔钱分毫不差地核对清楚再发出去。

王磊觉得自己现在是深山里的一块石头了,没人理,也没人去发掘,就等着那天炸山了,把他顺便炸飞出来。

      领款单是从邻座农务科结算大姐那边递过来的,我瞪大眼睛把实付栏的数额拨到算盘上,然后一边按金额数配款,一边拨掉相应的算珠。配好后把付款单和钱一起传给我的搭档。

王磊不想做一块石头了。

        分给我的搭档,竟然是刚坐完月子才开始上班的、原来也没付过甘蔗款的一位大姐,她父亲是厂里的老师傅,丈夫是厂里车队的司机,母亲自己开粉店,因为她进厂之前也跟她母亲一起在粉店做了好几年,所以,大家就认为她来做甘蔗款付款工作是合适的。人虽然有点马大哈,但长得漂亮,性格也爽朗,因而给我的感觉也不错。

        因为我的搭档做事有点马大哈的原因,财务科几位大姐事先就安排她给我打下手,我来负责第一手工作。我给她按照我的做法,慢慢地复核后,再把钱交给蔗农,把付款单收进抽屉。

        承蒙老实厚道的蔗农们容忍,我第一天放慢节奏,比另一组晚两个多小时把我们组的付款任务给平安地付出去了,最后扎账还长款了五分钱。

        被分配到付款房付甘蔗款后,请教财务科里的几位大姐,需要注意些什么,她们教了很多,但最中心的一句话是,你付款给蔗农,付少了他们就会马上叫你补,付多了他们是不会出声的。这句话当时就吓着了我,但一天下来,不但没付多了,大概还少付了五分钱,可能是动作太慢,等在柜台外面的蔗农等得不耐烦了,少五分也就不理了。

        连续几天,我这个组都是比另一组晚几个小时收工,心直口快的一位大姐当面就说,看你还有文凭先,做这点比人家没文凭的还慢呢?我暗暗叫苦,接下去见操作流程基本固定,每次配款就不用进行两次核对,速度加快了许多。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天扎帐,短款五百六十多块,这可是个大数额,是我当时大半年的狗工资,结果,一直查找到晚上十点都找不出来。第二天,因为天天都有很多蔗农来排队领甘蔗款,这事只好交给财务科去查,我们照常去领钱来给其他蔗农付款。

        到了第四天,财务科老科长叫我回财务科,就像开会一样,全科的人都在,他平和地对我说,这笔短款我叫谭师傅和杜师傅查了,查不出来,你先不要去付款了,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到底哪里出错,也可以自己查查看。听到这里,我脑袋轰的一响,真的有点眩晕起来,但我无话可说,钱箱是两个人两个锁头锁着的,但开工后钱箱在我这边,另一位搭档只是复核,钱找不到,当然第一个要怀疑我的。但我冷静后一想,我问心无愧,叫我查就查咯。

        我仔细理清付款过程,认定很可能是我的搭档把甘蔗款和付款凭证一起都递给蔗农拿回去了。我马上到农务科要当天结算的全部第一联单,来一一对应付款单。发现好多结算单还没有来领,那就不知道哪一份是和现金一起退出去给了蔗农。再要那天之前的几天的第一联来核对,最后把那天的付款凭证都全部一一对应了,怀疑付出去的凭证还是没用根据找到。忙了一天,没有一点头绪,科里业务能力强,也最会讨好领导的英姐就说了,小杨啊,是不是准备结婚,经济上有困难啊,有困难的话相信姐姐,我们都可以帮助你。听这话,分明是暗示我偷钱了,要我拿出来。可我说我不偷,钱又不见了,该怎么办?正在一筹莫展,突然看见一起在付款房扣秋植蔗种子款的另一位大姐,才想起,她那里也有一份扣款存根,是付款当天即写即扣的,于是,又重新要她那天的扣款凭证来和付款凭证核对,结果,终于发现了一份扣款凭证找不到相对应的付款单,证实有一份付款单被我的搭档和那笔钱一起递给蔗农拿回去了。找到了原因,立即拿扣款凭证去给老科长看,跟老科长一说,他好像早就明白了一样,一声不响,立即到车队叫车,到凭证上写明的村屯去把付款凭证要了回来,无声无息地解决了这个短款问题。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幽默笑话,转载请注明出处:但一下子我就要每天成捆成捆地把那么多钱分发出去,财务科那个大姐多大了

关键词:

最火资讯